主页 > 生活提示 >甲拟收回没地主老建筑 市民:处理不好变抢 >

甲拟收回没地主老建筑 市民:处理不好变抢


甲拟收回没地主老建筑 市民:处理不好变抢

随着《星报》昨日报道有关甲州政府拟回收至今仍面对继承人身分不清的土地如投下一颗震撼弹,甲州市民受访时认为,除了现有的业主必须厘清土地继承人的问题,政府也应该谨慎处理,特别是一些居住数代,却依然继承人身分不清的个案。

据了解,也有一些产业的真正拥有者已经失去联络,而过去一直都由租户去缴付地税的案件,或者后裔继承产业时,并没有完整的文件证明,因此市民希望政府能够视情况处理。

马六甲首席部长拿督斯里依德利斯哈仑昨天接受《星报》访问时,有关“收回”资料不清或真正地主无法考察的计划只是一项建议,无论如何,州政府将根据专业的法律程序进行,不会强抢,因为政府了解土地课题是敏感课题,因此政府不会犯下光天化日“抢劫”的行径。

文件齐全不成问题———板底街隆发潮州粥第三代东主●林里泰(58岁)

我祖父及父亲林汉藩从战前就居住在这,早期是向遮迪人租下,后来父亲于1960年买下该店,目前已有4代,都是售卖潮州粥。

由于父亲本身仍健在,并已立下遗嘱,我们具有齐全的文件,因此不成问题。

针对昨天的报道,要求业主出示文件,我认为,相当艰难,因为经历这幺多年,甚至我们要找回登记局有关早期死亡证的记录,只怕都很难,因此会引起很大的课题。

一些屋主可能也面对亲属没有立下遗嘱,或租户长年租下,屋主失联的个案,过去由租户承担地税,政府也应该做出妥善的安排。

当然有关的租户也应该找出屋主或其后裔,避免面对类似的问题。

至于屋主本身也应该在生前办理好手续,避免后裔面对继承人身分不明的问题。至于确实荒废已久,再也找不到后裔的土地,我认为,应该可交由政府管理,避免衍生民生问题。

需与业主良好沟通——荷兰街沂水阁东主●曾昭智(租户)

政府若要收回产业,需与业主良好沟通,而并非一纸通令,就归政府,应该依据合理的法律程序进行,否则就是强抢。

据了解,根据现有的法令,若租户不缴房租,屋主也不能强行赶走租户,因此政府在处理此事时,必须要以合理和温和的方式商讨。

若对方文件不齐全,应该要以历史为依据,因此必须考虑动荡时代,当中可能发生遗失文件的问题。

政府若诚恳协助屋主整理及找回土地的身分或拥有权,我们当然欢迎,因为政府部门,包括市政局、土地局都存有大量资料,可协助屋主厘清他们的身分。

尤其是一些因为历史后遗症造成的地契重迭的问题,并非屋主本身的错误,政府更加有必要协助厘清。

政府欲协助人民整理和收集土地资料是帮助人民,但是千万不要剥削人民的财富。

强行收回如“攫夺”———荷兰街谭绍贤艺术家画廊东主●谭绍贤(68岁)

我本身8年前购买下荷兰街的一栋建筑物,并没有面对土地身分不清的问题,不过若州政府要强行收回身分不清的土地,犹如“攫夺”。

过去州政府曾在处理东街纳老屋地契到期的问题时,最终却由首长署机构收回或献议卖回给原有的居民,但是大部分的居民都买不起,形成变相收回有关土地。

据我所知一些土地为祖先流传下来,但是却没有立下遗嘱,而因为家庭纠纷,都需要耗时经过法律程序处理。

作为一个合理的政府应该站在人民的立场,照顾人民的福利,我认为,政府首要关注的是开发更多土地,公平让各族申请,尤其是农耕地,让更多人务农或增加生产量,如此一来物价将会降低。

资料不齐全问题大——退休会计师●赖鸿权

地主资料不齐全,甚至地契没有地主的名字,往后将衍生很多问题,甚至政府有权力没收,这是大家应该注意的。

可能被政府没收的土地,多属于(Statutory Grant)或称为(SG),包括胶园也有此地契,是英殖民政府时代发岀至今,我也见过此种地契,包括日治时期所发岀的地契。

据我所知,在60年代,地契资料如不齐全,包括没有地主的名字,曾多次发生很多人在莫名其妙,甚至神不知,鬼不觉下,地契被转换成他人的名下,怡力有数片土地曾发生类似情况。

在英殖民时代,发岀地契给第一个地主,这名地主可向银行借钱或抵押,摊清借款后,或转卖时,都必须要有完整的银行借贷或清还的手续文件,这些文件,更成为地契的一部份,少了一份,往后要“割名”,在法律上都不允许。

早年曾有一名着名律师,因地主缺少了一份银行文件,这名律师担心往后岀现法律问题,宁可不代为办理买卖。

甲州政府以没有还地税为由而没收土地的措施,其实已进行很多年,只是极少人留意或知道。

我希望空建筑物或空置的荒地的地主或后裔,要留意缴还地税,除了证明地主仍有使用土地的权力之外,更重要的是,能够保护地主的利益,不被他人侵蚀。

我也对许多世遗区的老建筑物因后裔子孙太多,没有申请“割名”手续,结果数代以后,演变成很难找到后代,甚至一些已移民国外,造成被政府没收,感到扼惋也无奈。

类似这样的建筑物,相信在甲州的世遗区内会不少,一点也不岀奇。

通过报章寻找地主——历史学者●林源瑞

政府应该通过合法的途径解决这些问题,更何况这些古老建筑物,已传了多代,例如荷兰街的一些居民已住了6至7代不足为奇,如果以地契没有名字或无法岀示资料而强行没收,确实强人所难,也可能面对法律讼诉。

在麻坡巴冬曾经就发生类似事件,结果政府被起诉,最终将没收的土地退还给地主。

我希望政府能通过各语文报章刊登没有地契的建筑物或土地通知,经过一段期限后,才能采取行动,也较符合法律程序。

我也希望政府能以民为本,而非贸然行动。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