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生活提示 >甲必丹孙女叶瑞莲‧8年筹建活动中心‧基金会造福老人 >

甲必丹孙女叶瑞莲‧8年筹建活动中心‧基金会造福老人


甲必丹孙女叶瑞莲‧8年筹建活动中心‧基金会造福老人无论贫富,人到了晚年总是有一种孤寂的感觉。多数人劳碌大半生,养育孩子长大,等到他们事业有成、成家立室,可谓尽了做父母的责任。尽孝道的孩子,也儘可能将父母留在身边,报答养育之恩。不过,留下年迈父母在家中,没有说话对象,没有活动,休闲的日子难免觉得孤单寂寞。叶瑞莲从小就观察到老人家这方面的问题,后来发现年老的母亲也同样孤独,就立志要填补他们心灵的空缺。最后,她成立了阿乇基金会,种下这棵发展空间无限的大树,不让生命有所遗憾。甚幺是阿乇基金会?它是一项着重于乐龄人士的计划,位于吉隆坡安邦的活动中心于今年才开始举办活动,让一班老人家交流学习,减少他们那种孤独、无助,甚至被忽略的感觉。阿乇基金会创办人兼主席叶瑞莲小时跟随母亲探望朋友,看到一班年轻人在高谈阔论时,老人家却孤独地坐在一角落。她觉得,这些老人家总是孤单寂寞、不开心。1980年代初,她母亲年老了,她也看到同样的情景,一两个老人呆在家里,无所事事,对着一台电视机,同样孤单寂寞。为了改善母亲的生活素质,她四处寻找可以为老人家与其他退休乐龄人士交流的地方,让她可以白天将母亲送到那里,晚上再接回家。不过,她用了多年时间都没有找到。发生事故导致计划搁置1993年初,她有了自己建立类似中心的念头。隔年,她就找到一片适合的土地,惟当年发生很多事故,包括妹妹患癌去世,接着到母亲于1995年去世,让她的计划搁置了好一段日子。1997年,一切风波总算过去,叶瑞莲才开始办转地和建筑手续,前前后后共花了8年时间,成本从320万令吉飙升至800万令吉。2005年,活动中心动土,2009年筹建好,2010年入伙,2012年12月正式开幕。经过十多年的努力,她联同一班志同道合的义工总算可以喘一口气,慢慢装修及添增家俬等,2014年初开始策划活动。目前,她们已排好一整年的活动,包括钱财管理话题、绿树日、牙科保健、串珠手工艺、能量经络运动、盆景种植、插花、健康养生烹饪、灵气疗法、折纸手工艺、茶艺、冥想打坐等,有些活动待志愿人士教课而已。“老人家都需要个人接触,但我们人手不够,所以一班不会很多人,大约25至30人,以免忽略了他们。至于年龄层,出席的从四十多岁至八十多岁都有,只要他们不用工作,家里也没有人,健康,活动自如即可。若是需要坐轮椅者,就得有看护跟随,因为我们没有人照顾。”基金会象徵式只收30令吉由于阿乇基金会是无宗教、无种族、无政治、无盈利的机构,也没有获得政府拨款。所以,所有活动都象徵性收费30令吉补贴水电费,还有包括三餐和课程用品。无论如何,目前只有週末及週日有活动,平日则安排参观而已。叶瑞莲告知,参与活动的老人家来自各地,因为活动性质老少合宜,有些儿女还会与父母一起参与活动,三代同堂如家庭日。现年已69岁的她坦言:“我们做这个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下一代。我们都老了,得益不到,我们种树罢了。”行善也是中心的宗旨。“为何我们做人会遇到这样多问题,这样多病痛,做事不顺利?首先是没有做到孝道。在众多善事中,最大的善事就是孝。你做不到,你不必做其他善事。”战后童年生活艰苦叶瑞莲不算是名人,却具有显赫一时的家庭背景。叶瑞莲祖父是吉隆坡最后一任华人甲必丹叶观盛,有9个老婆。不过,叶观盛在五十多岁时就去世。那时,叶瑞莲的父亲叶大华才五六岁。叶瑞莲的父亲有4个老婆,21个子女。叶瑞莲是第三老婆生的,本身家庭有4兄弟姐妹。她于1945年战乱时代在吉隆坡出世。战后,她父亲的财产、屋契、生意全都没有了,唯有举家搬回祖屋与祖母住。13岁兼职教小学生补习“从那时开始,我们的生活很艰难,小时没有牛奶喝,祖母就将米磨成糊给我吃。我父亲在我13岁时就去世,当时还读着英校的我被迫当家兼职教小学生补习,中学毕业后就当上教师。”当时的学校环境不好,她教导的都是贫穷小学生。“那所学校的学生都很穷、很惨的。穿拖鞋、头摔破了、书包空空也是这样上学,所以每天下课后,我都花约两个多小时另外教那些比较有心上课的学生。他们读最差班,小学三年级了,A到Z或1至100都不懂。”由于教学环境辛苦,让她每天喊到破声,她在任教第二年结婚后,做生意的丈夫就要求她不要再教学,以免失声。后来,她就顺从丈夫意思,辞职回家帮忙丈夫做生意了。33岁守寡撑一头家叶瑞莲在读中三时(15岁),通过朋友认识了当时任职一家办事处用具贸易公司经理的丈夫。当时,因为叶瑞莲样貌成熟,即使认识了两年,他也不晓得叶瑞莲还是个学生。相识数年后,叶瑞莲于20岁结婚。1965年,发生马印冲突事件,叶瑞莲丈夫任职的公司关闭了所有东南亚分行,他唯有自立门户,她就出来帮忙,两人一主内一主外地做办事处用具生意,同时也育下一对子女。可惜好景不常,他于1978年在一场车祸中去世。“当时子女还很小,生意刚开始,我唯有接手打理整盘生意。”兼顾家庭事业难再分心单亲妈妈自然面对很多挑战。她就儘可能与家人住得靠近,彼此有个照应。“我很幸运,请到不错的人帮我带孩子,我就专心做生意。”至于第二春,她笑说:“我认为,当年我子女那幺小就失去父亲,我也不要想再重组一个家庭。如果再组家庭就给不到他们爱,我又要做生意,已经没有多少时间照顾他们,哪有可能再重组另一家庭,如何分身?所以,我没有想到再有另一段婚姻。我没有后悔过。”现在,她一手打理的德联公司已有五十多年历史了,交了给子女接手,把80%时间留给阿乇基金会,平时就是喜欢听听音乐、看电影、阅读和旅行,享受晚年生活。坦然面对现实赢生活在七八十年代,商界是男人的世界,女人只是花瓶。所以,当叶瑞莲丧夫后被迫出来谈生意时,那种困境可想而知。“做单亲妈妈不是最大的问题,最具挑战的是刚接手的生意。”她说,办事处用具是男性化生意,当年她可是全世界第一个做这门生意的女人!“外国客户来到马来西亚时都感到惊讶,表示`没有与女人做过生意,对着你我都不懂说甚幺’。”女人做生意不是卖身“做生意最大的问题是应酬,他们没有跟女人做过生意,我又不懂如何带他们去舞厅、夜总会、按摩中心等消遣。我坦白跟他们说,我无法带你们去那些地方。他们也明白,说不要紧,吃饭谈天也很有意思。”她指出,其实,当时很多做保险生意的女人搞砸了市场,以性做交易。所以,多数男人都以为是可以这样与女人做生意的。她提起本身的经验。“有一宗大生意,对方是在马来西亚十多年的苏格兰男人,他直接就提出性交易的要求。我没有直接掉头走,反而跟他谈了半天,跟他讲道理。“我要这宗生意,也希望可以交个朋友。我跟他做生意不是要赚他的钱而已,交易的产品是真的可以帮到他公司省钱和提昇效率,现在不是给我生意这样简单,我也有帮到他公司。你不跟我买没有关係,你的竞争对手跟我买,然后做工的效率比你快,最后谁亏本?”最后,她让他心服口服,并签了8年合约。她说,当年女人出来做生意面对重重波折,最重要给对方信心。第二,就是说明女人做生意不是卖身,而是真正在做生意。“多年来,我不能说我很幸运,而是要清楚面对的情况。中国人就有句话: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一代女强人典範叶瑞莲做生意总是有她的一套。她的丈夫刚去世时,日本一家公司的总裁对她说:“你先生过世了,我们会给你机会表现,但我们不会给你特别优待,做到就做到,做不到就是这样了。”她答他:“我不需要优待。虽然我是女人,但在生意上我不需要优待。我做得到,我继续做。我做不到,我送回给你。”面对无数挑战不放弃她一直认为,做生意最重要是做出成绩给对方看。如果做得不好,无论你是男是女,都无法做得长久。遇到不讲理的客户,她甚至会跟对方吵架。“我们在沙场滚滚的地方打仗,哪里可以做个女人?”至于如何说服下属,她选择与他们并肩作战,一起出去谈生意。如果客户野蛮,她会对他说:“我们不做你的生意。有些客户是很奇怪的,你骂过他们后,他们会回电给你做交易。”叶瑞莲在商场多年,面对无数挑战和困难,不过,她从来没有想过放弃,反而是设法如何渡过难关。/副刊‧报道:李翠媚‧2014.07.10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