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一生活 >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 >

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


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照料生活起居一肩挑12岁女守护中风父

(大山脚7日讯)“小时候爸爸照顾我们,现在他出事了,我不能丢下他不管。”

12岁女童在父母离异后,姐姐妹妹也因为爸爸生病改由妈妈照顾,惟独她选择留下来照顾中风的父亲。43岁的父亲左脚已截肢,中风后不良于行,庞大的身躯坐卧都要有人扶,懂事的她虽累却从不言苦。学校年终假期即将开始,颜佩晶就哪里也没去,就留守在父亲身边,成了懂事有担当的小当家。

来自大山脚黎明园的女童颜佩晶,在考完小六评估考试后便向校方告假。她小小的身躯仅30公斤重,要照顾重达120多公斤的父亲并不容易,但她却撑了下来,除了父亲的起居饮食,还要处理家务,全都落在她一人身上。

照顾父亲虽然很累,但小佩晶却不言苦,只是令她感到最委屈的是,有次到咖啡店买食物时,不巧被同班同学撞见,对方在未了解情况下竟向老师告状,说她是假照顾爸爸,真逃学。

同学误解逃学感委屈

“他们怎幺可以这幺说我?他们都没到家里来,就乱说我逃课。老师昨天还来我家看我是不是真的逃学!” 同学的误解,让她深感委屈。

或许是从小便面对家庭问题的磨练,小佩晶的思想比同龄的孩子成熟。父亲病后,她每天储替父亲抹身、按摩脚,还定时给他喂饭及喂药,家务事如洗衣、晒衣、抹地等也一手包办,非常能干。

她说,因父亲行动不便,如厕时必须找来住在附近的父亲好友来帮忙,把父亲扶坐在厕椅上;她也必须每天步行到附近的咖啡店买食物,每逢星期一咖啡店休业,父女俩就只能以麦片充饥。

儘管亲友劝她跟随母亲同住,日子会比较好过,但却遭小佩晶一口拒绝。“我不走,我走了爸爸怎幺办?”

小小年纪的她,却展现出如此大的韧性,让记者及前来家访的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一行人深受感动。

问她会觉得累吗?她笑笑的回答说:“当然会,所以我希望二姐可以回来帮忙,因为大姐已经有了自己的孩子。”

小腿截肢又突中风

仅靠350元援金过活

颜成东与前妻育有4名女儿(今年18岁、16岁、12岁及7岁),4年前两人离异,女儿全交由他抚养,一家5口住在武吉丁雅黎明园一间租赁单位,妻子走后他便父兼母职照顾4名女儿。

颜成东小时候左脚掌曾被机器压伤,伤口一直无法癒合,中年后又患有糖尿病及高血压,2年前因为伤口因受细菌感染,被逼截肢小腿保命。

他原本在南美园巴剎卖猪肉,截肢后行动不便,被逼停工后只能在家包装涮涮肉出售,赚取微薄收入供4名女儿上学及养家糊口,所幸获福利局每月350令吉援助金,生活勉强能过。

颜成东说,行动不便让他无法工作,家庭经济也陷入了窘境。即便如此,他仍想尽办法让4名女儿过正常生活,在家包装涮涮肉后转卖给小贩,虽然赚得不多,但至少不必捱饿上学。

后来基于家庭情况恶化,前妻回来将长女、次女及幺女带走,幺女后来被母亲送往槟城菩提馨园寄宿,三女佩晶却坚持留下来陪伴他。

屋漏偏逢连夜雨,今年10月他突然中风,完全瘫痪在床,无法行动。家庭经济陷入危机,父女俩生活贫困潦倒,然而小佩晶依然不肯跟随姐妹与母亲同住,坚持守在父亲身旁,照顾他的生活起居。

目前零收入的他,中风后治疗费用都靠之前的积蓄,如今积蓄都已耗尽,只能靠着福利部的350令吉援助金过活。

将充医疗生活教育费

蔡瑞豪盼各界助筹6万元

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主席蔡瑞豪前往探访两父女后披露,根据颜成东的医药报告,他的情况必须进行物理治疗及针灸治疗,才能改善病情。

“目前是进行治疗的黄金时刻,本会将尽快安排他做物理治疗,改善他的病情,才有痊癒的机会。物理治疗费用估计一个月需1300令吉。”

他说,由于颜父体形魁梧,又行动不便,而佩晶相当瘦弱,在照顾父亲时面对一些问题,所以该会计划在近期内安排父女到疗养院住。

将安排父女入疗养院

他说,待佩晶的小六评估考试成绩出炉后,会再安排她的升学计划,惟她曾透露欲到武拉必中学就读,所以该会将协助她提出申请。

该基金会将助养父女俩,同时为他们筹募6万令吉费用,充作父女未来两年的医疗、生活及教育费用。

他指出,父女俩经同意让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全权负责筹募父女的医疗、生活及教育费用,同时负责筹集来自四面八方的善款。

任何疑问,可联络该会热线016-4192 192或04-505 9800,或浏览该会脸书专页One Hope Charity & Welfare Berhad-大山脚瑶池金母慈善基金会。

关键字: 守护中风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