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沟 >伦敦福音大复兴 >

伦敦福音大复兴


◎张文亮

编按:司布真(Charles Spurgeon, 1834-1892),19世纪英国着名布道家。1854年,19岁的司布真开始在伦敦教会担任牧职,他的讲道耕耘了百万人的心,直到如今仍深刻影响人心。

一八五五年三月「克里米亚战役」战况胶着,
数十万英军伤亡。
未準备妥当就让大军上战场,
导致内阁倒台,市场经济急遽波动。
加上伦敦瘟疫持续,
沮丧、死亡的阴影笼罩人心。
苦难的时候众人需要上帝的话语,
意外燃起福音大复兴。

一八五五年三月十八日司布真以「我为他写了律法万条,他却以为与他毫无关涉」(何西阿书八章 12 节)为题,讲「惟独圣经」。说道:「任何时代,最值得注意的事情,永远是上帝已经将祂最重要的道─圣经交给我们。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昔在、今在、永在。祂的祝福都在里面。人不读圣经,想尽各样方法解决问题,却忽略这本取之不竭、用之不尽的书。圣经是上帝写的,每个字都来自祂的大能,有着祂永恆的应许与圣灵的明证。」

圣经的权威是属天的宣告
司布真忠实传讲圣经,伦敦福音大复兴就由此点燃。他说:「若不是圣经的教导,人会以自己的聪明为最高的权威。离了圣经,人不知道上帝是三位一体,不知道宇宙的由来,不知道上帝爱人,不知道万事互相效力叫爱祂的人得益处。有人仍要与我们辩论他们所不清楚的,仍想用利刃攻击真理,或用重盾拦阻真理,或自己点燃火把,带着反对上帝的热忱下地狱。孰不知地狱的火湖,不缺他们的火。」

「我也曾像他们一样,自己砍断信心的锚,放掉与主的连结,拒绝圣经的光照,扬起理性的帆,搭上属世聪明的船,疯狂地航行。当一个人怀疑一切,他就不知道什幺是真实。以怀疑自夸的,只是显出自己极度的荒谬;以怀疑真理为甜美的,最后是无尽的痛苦;加入向上帝挑战的行列,不过是一群搭着地狱列车,冲向火湖的人。」

当时风行批判圣经,许多人认为离弃圣经才跟得上流行,才能显出自己的聪明。司布真却勇敢宣讲:「有些人声称是基督徒,却不相信圣经是上帝的话语、无误的真理。这些人是虚谎的,不认识人罪恶的本质,妄以自己的虚假,评论上帝的真实。圣经的权威来自上帝属天的宣告,岂是人的理性所能评判。」

「圣经是金矿,不是其他的石头可以比拟;圣经如深夜里的星光,不容一点掺杂;圣经如同太阳,任何残污都烧光;圣经如同月亮,时代愈是幽暗愈发明亮;圣经是永恆的荣耀,绝不因时间而褪色;圣经纯全而美善,找不到任何一点添加的愚昧;圣经是最后的权威,超越人为智慧与理性的争论;圣经纯全无误,不含任何一丝一毫的错误。」

伦敦福音大复兴

司布真。照片来源Boston Public Library、ProjetoSpurgeon,右图摄于1892年。

圣经的启示照亮人的理性
「哲学家休谟(David Hume, 1711-1776)经常教导人,人的理性足够明白一切。某天有传道人去拜访他,要将福音传给他,休谟不为所动,坚持大自然的知识已够作为他行走的光。传道人劝说无效,离去时已是晚上。传道人下楼梯时,点了烛光引路,并告诉休谟需要光。休谟望向窗外,月光皎洁,说:『月光就够。』他下楼梯时,没想到月亮被一片飘来的云给遮住,一个没看清楚从楼梯滚下来。传道人扶起他,劝说:『自然的光不够时,我们需要一点上头来的光。』

我们要有理性的光,也要有启示的光。不要因着一种光就排斥另一种光。我们要有知识,也要有上帝启示的知识,才能在观察天文中看到上帝的大能;在海洋的知识中听到万物对上帝的欢呼;在植物的认识中体会上帝创造的巧妙。」……

「圣经有许多的真理,但并非所有真理都占一样的权重。最重要的真理有二:教导我们如何『得救』与要『相信』。我刚服事主时有长辈告诉我:『你传讲信息,若带着三个 R,上帝一定会祝福。』我问道,是哪三个 R?长辈说:『灭亡(Ruin)、救赎(Redemption)与重生(Regeneration)。』是的,我们是罪人本该灭亡,因着基督的宝血得救赎,因着圣灵得重生。圣经见证这真理。我们要勤读圣经,在圣经的话语中,经历主耶稣给我们丰盛的生命。」

圣经与永生的应许
司布真讲道忠于真理,美好的信息如活水不断地涌出。他接着说道:「我曾经站在海岬的高处看涨潮。本来以为所站的位置够高,可是潮水不断上涨,很快地淹到我的脚前。我赶快离开,到更高的陆地上,回头一看,我刚站的地方已被潮水淹没。我的心警告我,如果不悔改,我每一天都被死亡的潮水淹上一点。假如我悔改,将如圣经所记,我死亡的那一天,也是得到天国喜乐、荣耀的时候,上帝将亲自迎接我。」

「我流下眼泪。我岂能不悔改呢?我岂能今世迷失,永远失落?今日没有基督、没有上帝,永恆就没有盼望。我要离开被咒诅的迷途,这是一生最重要的责任,一生最重要的决定。是的,各位,天国是美好的,再也没有死亡、没有痛苦;地狱是可怕的。有了永生,你的灵魂才尊贵。上帝在圣经的应许都是是的,要留心倾听。」……

「有年轻人说:『读圣经很枯燥。』我问:『你是怎幺读的,怎幺会读成枯燥?』他说:『母亲要我读圣经,我读圣经是为取悦母亲。我有时有读、有时没读。生活太忙了,我也没办法。』我问:『难道你没有读到有趣的部分?』他摇摇头。我说:『除非圣灵开你心灵的眼睛,否则看不见圣经的宝贵。』」

「有传道人去看望生病的老姊妹,期望给她一些安慰。她给传道人一本圣经,说:『请读圣经给我听。』读时看见圣经里有些地方写着 P. ,传道人问:『为什幺好些地方写着 P.呢?』她说:『那句圣经对我何等宝贵(precious)。』不久又看到有些地方写 T.P.,问她为什幺写 T.P.呢?她说:『那是我试验(try)过,证明(prove)是真的。』当你去验证上帝的话语,你将证明圣经是何等的珍贵。认为圣经枯燥的人,是他的心灵枯燥。他愈往地狱走去,心灵愈枯燥。」

圣经是最美好的科学
「……有些人痛恨圣经,轻蔑上帝的话。我相信今天也有这样的人在座,来这里想听好听的道,或来看传道人长什幺样子。我要告诉你们,你们是毒蛇的种类,若不是上帝的怜恤与圣灵的作工,你们将面对末后的审判。」

「痛恨圣经的人曾对我表达极大的善意,他说:『科学比圣经更有趣、更有用。』我问他:『你说的科学是什幺意思?是一些甲虫与蝴蝶的学问?』他说:『喔,当然不是。』我问:『是一些地层的排列,探讨地球的结构?』他说:『喔,当然不是。反正科学要比圣经更有趣。』我说:『那是你的看法,只有远离上帝的人才会有这看法。不要以为圣经没有科学的知识与学问。要谈天文学吗?圣经告诉我们公义的日头与伯利恆之星。要谈植物学吗?圣经告诉我们山谷的百合花与沙仑的玫瑰花。要谈地质学吗?圣经告诉我们永久的磐石,刻着新名的白石,除了领受的人之外,没有人能认识。要谈历史吗?圣经是记载人类起源最古老的书。你说你喜爱科学,那就来读圣经。见证耶稣基督的科学,是最美好的科学。这种科学,是使你得救的科学。』」

「今天的讲道到此,让我们回家去实践吧。……操练读圣经,愿上帝以其无穷的智慧光照你们,使你们得知祂是公义的日头,读圣经,大有益处。」

(本文摘自《上帝恩典的留声机–讲道王子司布真》,校园书房出版社)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