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T生活沟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2013年濑户内国际艺术祭共吸引百万参访人次,台湾更是海外游客数造访国第一位。2016濑户内艺术祭已自春天展开,连续四年前往两大艺术祭的旅游达人Claire,于四月份推出新书《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走访濑户内、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50位巨匠×70件作品,看见国际名家的设计风景》,介绍小豆岛、直岛、丰岛、男木岛、女木岛&新潟⋯⋯等日本岛屿与大地艺术的美丽风采!
在濑户内海的诸多离岛,曾被当作垃圾废弃物掩埋场、岛上猫比人多,甚至被作为疗养岛,收容被日本社会长期遗忘的重症患者。

日本企业「福武财团」创办人福武总一郎,不忍见这些小岛被世人遗忘,决定以艺术形式活化地域。他请国际知名公共艺术策展人北川富朗,以海洋、岛屿为背景,邀集各国艺术家在小岛上创作,希望艺术家和岛民共同创作,让艺术品融入岛屿空间,为衰退的小岛注入活力。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而「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是以田野为舞台,北川富朗将艺术紧密结合人与大自然,透过社区资源与居民智慧,振兴原本日渐凋零的新潟地区。在这里,艺术不再是冷冰冰的美术馆展品,旅人可以轻鬆深入日本农村,无负担地亲近自然与艺术。

至今已举行过两届的「濑户内艺术祭」,第一届举办期间就吸引93万人次到这些小岛参观,第二届则超过百万人次。对岛民来说,观光客的到访并非只是带来经济上的利益。虽然观光客一开始来此多为欣赏艺术品,可是一旦踏上了小岛的土地,就能感受到在地生活,将这个岛从以前累积至今的传统文化,分享给全世界的人们。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奔放热情的现代艺术之岛──直岛】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位于四国濑户内海的直岛,早期一直寂寂无闻, 曾是放逐崇德天皇的日本「火烧岛」,幕末开始成为三菱财团的採铜精鍊场。随着时光日渐萧条的直岛,直到现在岛民仍不足四千人,全岛只消一个「静」字。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安静了几个世纪的直岛,终于等到大放光芒的时刻。当年福武财团陆续购下直岛土地,启动「直岛文化村构想」计画,随着二○○五年地中美术馆、二○一○年李禹焕美术馆的开馆,诸多国际艺术家如安藤忠雄、杉本博司、草间弥生、宫本隆司、三宅信太郎等大师陆续在此「摆阵」,小岛骤然翻红,被英国旅游杂誌《Traveler》选为「世界上最值得旅游的七个文化名胜」之一。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濑户内国际艺术祭」举行两届后,台湾已有不少游客前去朝圣,且不限定为艺术爱好者。私以为既然叫做「直岛」,便是能用「直觉」旅游的岛屿,因岛上的艺术作品泰半没有太多「说明」,但凭游客「自由心证」,相信只要来到这里,看了作品感到愉悦、受到感动,对大师与当地居民就是一种激励。


说到底都是因为南瓜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草间弥生红南瓜(赤南瓜),所在地/宫浦港海之站「NAOSHIMA」旁

直岛上有名的高档美术馆多了去,有安藤忠雄的地中美术馆、李禹焕美术馆、倍乐生之家⋯⋯但大多数来到直岛的旅人,不都为了草间弥生的南瓜吗?

直岛共有红、黄两颗南瓜,红南瓜位于宫浦港口,船舶靠岸时就能清楚看到;黄南瓜则在倍乐生之家的海滩上。两颗南瓜都是草间弥生的作品,像被施了魔咒,吸引来自世界各地的旅人造访,可说是直岛的公关大使。

红南瓜的外型较为扁平,特色是可在内部穿梭自如,且四周腹地宽广、绿草如茵,说穿了,就是拍照时可玩的「梗」比较多。而这颗红南瓜在日本青森县的十和田美术馆户外展区,还有个颜色不同但外形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姊妹,两颗都是常驻型展品,风雨无阻地在直岛与十和田市等候「南瓜迷」们造访。

位于倍乐生之家海岸的黄南瓜,所有权隶属福武美术财团,游客虽可在此拍照,但公开与商业使用的限制较为严格。

【物产丰美的牛奶之岛──丰岛】

丰岛位于濑户内海的东部,介于直岛与小豆岛之间。之所以被称为丰岛,正因其地下水资源丰沛,滋养出翠绿丰美的水稻、牧草与蔬果。二战后凭着岛上的畜牧业与乳业,养活许多战后弃婴,提供母亲般的大地养分,让丰岛曾有「牛奶之岛」的美名。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曾经丰美肥沃的岛屿, 却无辜受到国家经济发展的恶果。一九七五年香川县政府与无良垃圾运输公司签约,在丰岛西北侧丢弃高达六十吨的有毒废弃物, 直至一九九○年被发现时,岛上大片土地与海洋生态早已遭受长期的污染与破坏。经过岛上居民长期奔走抗争,不惜背负「闹事份子」的形象,终于在二○○○年获得日本政府的道歉,并以无污染的方式重新处理这些土地与海洋,前后花了十多年才逐渐让丰岛从重伤中复原。以日本的社会发展程度,恢复这样一个小岛尚需付出如此高昂的代价,实在无法想像如果发生在台湾,又会是什幺光景?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如今的丰岛,随着废弃物清除、并因着濑户内国际艺术祭而逐渐摆脱毒岛之名,但历史伤痕却也成为丰岛观光特色之一。除了棚田美景、历史遗迹与艺术作品,当年的「废弃物非法倾倒现场」,现已成为观光体验景点,由当地居民述说丰岛的过去与现在,在艺术之外,让所有来到丰岛的游客,扎实地上了一课。也唯有在事发现场,才能深切感受到当经济发展优于环保评估的做法,所造成的后果与代价是何等巨大。


进入迷彩幻境,Café IL Vento咖啡馆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作品名称/你所爱的人会让你哭泣(あなたが爱するものは、あなたを泣かせもする),创作者/ Tobias Rehberger(德)

该先介绍咖啡馆还是艺术作品呢?其实这间位在家浦港口的咖啡馆,全栋从里到外就是一件艺术作品。原本是已有六十年历史的空置古民家,经福武美术财团整修并邀请德国艺术家、也是二○○九年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得主Tobias Rehberger,将空屋打造为艺术作品,实际上也是营业中的咖啡馆。
 

威尼斯双年展金狮奖大师 Tobias Rehberger

如 果说看到点点或南瓜就想到草间弥生的话,那幺遇见这类黑白条纹迷彩创作,八九不离十就是Tobias Rehberger的艺术作品。他的作品在世界各地如纽约麦迪逊广场、斯德哥尔摩现代艺术馆、首尔三星美术馆等地均有展出。近年来他着迷于将船舰与跑车等 交通工具,换上具有强烈个人风格的条纹迷彩新装,同时也为饭店、图书馆等公共空间做艺术设计。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Café IL Vento 咖啡馆(カフェ イル ヴェント)外观明显看得出创作大师的黑白条纹风格,但大师只在花色上动手脚,实际上仍保留了传统日式建筑形式。爆炸式的创作风格,则呈现在咖啡馆的内部空间,从一楼开始,桌椅、地板、天花板、墙壁到窗口,所有能应用的素材,都被涂装成万花筒般的黑白条纹,就连厕所里也做同样的视觉轰炸,缀以部分原色家具,令人目眩不已。另有部分内部陈设与墙壁地板做相同设计,颇有伪装效果。二楼的风格则纾缓许多,无论是墙面的圆点呈现,或窗外的家浦港海景,都能让眼部肌肉暂得休息。
 


【岛小人稀的疗癒猫岛──男木岛】

水仙之乡男木岛,每逢春天遍地开满水仙花,如同岛民个性,直爽不装蒜。

男木岛位于香川县高松市北部,隶属直岛诸岛,与女木岛并称「雌雄岛」。此外,这里也被爱猫人士称为「猫岛」,连知名的动物写真摄影师岩合光昭,也曾来此捕捉猫咪神韵。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作品名称/男木岛之魂(男木岛の魂、男木交流馆),创作者/ Jaume Plensa(西班牙)

虚实交错高手Jaume Plensa

以各国文字交 织成艺术品的镂空特色, 正是西班牙艺术家Jaume Plensa 的一贯风格。最知名的作品便是位于加拿大The Bow摩天大楼广场前的白色镂空头颅, 另一代表作品是芝加哥千禧公园的「The Crown Fountain」, 以LED 灯光呈现一千名芝加哥市民的脸部表情,产生视觉上的奇趣效果。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从男木港登岸,离开候船室,便能看到这栋彷彿纯白蕾丝般的美丽作品「男木岛之魂」,据说建筑费用高达一亿五千万日圆,由西班牙艺术家Jaume Plensa 所创作。最大特色就在屋顶,以世界各国不同语言、字母所组成的镂空设计。随着阳光的变化,文字倒影会浮现于地板,不论从哪个角度观看,都有不同光影感受。 当作品周边的地面注满水时,文字倒影与水面倒影同时出现,更为漂亮!

这栋建筑物同时也作为男木交流馆使用,内有旅游资讯与纪念品销售等服务(厕所也非常乾净),我在这里买了很多男木岛图腾的圆形小胸针,色彩缤纷、图样可爱,相当讨喜。


被猫围绕的幸福与苍凉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日本有很多小岛被称做「猫岛」,知名猫岛中约有一半位于濑户内海,男木岛是其中一座,也是猫比人多的小岛。但与其他观光猫岛不同,虽曾因知名猫咪摄影师岩合光昭加持,但男木岛终究未因这些喵星人而吸引大量观光客造访。

男木岛的猫咪军团不会出现在人多的男木交流所附近,但只要一走进村庄或往「移动的方舟」走去,跟上来的猫咪可不是三五成群,而是三、五十只,被这些喵星人团团包围时,完全能享受「众星拱月」的幸福感。可能知道有人就可能有食物,猫咪们紧跟在后,不时还往身上磨蹭,实在是很尽责的「伴游者」。但我第一次登岛时没有携带任何猫咪可吃的食物,也无店家可买饲料,实在内疚不已,除了摸摸他们拍拍照,对他们的饥饿状态,也爱莫能助。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不似知名猫岛有爱猫人士协助管理,像是设置饲料箱、兽医定期登岛、将猫咪造册编制等措施,男木岛的猫咪们几乎採野放状态,岛民偶尔餵食,其余时间任由他们自然生老病死──虽是共生,但老猫加上老人,不免也让人感到些许苍凉。但好在日本是个爱猫的民族,虽然男木岛的猫咪无人管理,但也没人会去捉弄甚至虐待猫儿。

如果可以,登岛前不妨在高松先买好饲料上岛餵食,但切记不要餵太多,且尽量平均分配并收拾乾净,以免猫儿肠胃不适。


节录自《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走访濑户内、越后妻有大地艺术祭:50位巨匠×70件作品,看见国际名家的设计风景》

出版社:山岳文化
【阅读书斋】跟着《日本越境跳岛小旅行》,越后妻有艺术祭这样玩




上一篇: 下一篇: